您的位置:首页 >> 古城风情>>盐官传奇
《话说盐官》连载027:风雅之地——金庸书院
  
【金庸书院】
    2010年,“海宁国际观潮节”活动中有一项重要内容,就是“金庸书院”正式对外开放。对于盐官旅游来说,又多了一处景点,而对于广大“金庸迷”来说,这可是近距离接近“大师”的良好体验。所以“金庸书院”是在众人期待中面世的。遗憾的是,因为身体原因,金庸先生没能亲自来为书院剪彩。
    盐官文风鼎盛, 南宋时就开始兴建书院,当时县治内状元坊即有张文忠公(张九成)书院。之后, 学院遍地, 书香四溢, 无论官民皆以此 为荣为重。现盐官古城镇海门内西学街东侧,有“学宫”遗存一处,是古代培养人才的地方。学宫始建不详,南宋绍兴五年( 1 1 3 5 年)重建。前临泮池,池南有“宫墙万仞”照壁。并有“腾蛟” 、“起凤”、“聚奎”、“太和元气”、“德配天地”、“道冠古金”等牌坊,有文昌阁(魁星阁)屹立池东。建筑坐北朝南,东西二路并列。西路三进,正殿大成殿五楹。大殿前为东西配殿。殿后为崇圣祠。正殿前大成戟门三楹。东路堂舍五进,分别为“明伦”、“崇德”、“广业”、“聚奎”、“学正署”、“训导署”等,又有敬一亭、尊经阁、名宦祠、乡贤祠等名胜。史载自宋、元、明、清历代皇帝都有御书、御匾、圣谕、御制碑石等名迹。目前在学宫遗址上尚存泮池及学厩义井可供怀古。
    清嘉庆七年(1 8 0 2 年), 知州黄秉哲创办了安澜书院, 著名学者乾隆年进士周春、道光年禀膳生员钱泰吉、同治年翰林院检讨吴浚先后担任该院山长。虽说安澜书院就规模等而言,并不能与岳麓书院等知名学府相比,但因为当地上下人等的重视,如州中大户纷纷以捐田、捐银,或以捐桌椅等形式,倾力于相助书院的筹建,所以当时安澜书院建成后不管师资也好,硬件设施也好都颇为过硬,遂亦成为远近驰名的书院之一,后书院毁于大火。
    “金庸书院”便是参照清时的安澜书院所建造。
    书院依江南水乡风格布局。建筑群层层叠进,体现了“礼乐相成”的思想。据盐官的同志介绍,书院具备讲学、展示和藏书等功能,全面展示了金庸先生的学术成就,精心收藏其著作和相关研究资料,成为“金庸学术研究”的重要场所。
    金庸先生,原名查良镛,他的头顶上笼罩着多重光环:新派武侠小说最杰出的代表作家,香港著名的政论家、企业家、报人。与古龙、梁羽生并称为中国武侠小说三大宗师,被誉为“香江第一才子、香港第一健行(指社评)、世界第一侠笔”。“金迷”们尊称其为“金大侠”。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世界上凡是有华人的地方就有“金庸迷”。从普通市民、青年学生和粗通文墨的农民,到大量高学历的专业人士、大学教授、政府官员,“金庸迷”的范围之广,令人叹为观止。
    中国改革开放的总设计师邓小平也是金庸作品的读者。据说,他在2 0世纪7 0 年代末,自江西返回北京, 托人从境外买来一套金庸小说, 闲暇时读得津津有味。1 9 8 1 年7 月1 8 日, 他接见金庸时的第一句话就是“你的小说我是读了的”。而据台湾新闻界透露, 国民党前“中央”主席蒋经国先生,生前也是金庸的拥趸, 他的床头经常放着一套金庸小说。
    内地年轻人中,用金庸小说中的人物称呼朋友,一度成为时尚。许多人以被人呼为“郭靖、杨过”,或者“黄蓉、小龙女”而沾沾自喜。
 
金庸家史
    金庸家族查氏,也是享誉一方的东南望族。
    查氏祖先查瑜为徽州婺源(现属江西省)人,元至正十七年( 1 3 5 7 年)因避战乱迁居浙江海宁袁花赫山房。虽历战乱,但家境仍属豪门,有“唐宋以来巨族,江南有数人家”之誉。到明朝时,查家已有了多位入仕的高官与著名文人,“文宦之家”渐成风气。
    至清康熙年间,查家进入历史上最鼎盛时期,以查慎行为首的叔侄七人同任翰林,有“一门七进士,叔侄两翰林”之说。查家也是代代出名人,明代查约、查秉彝、查继佐等,清代查慎行、查嗣僳、查升、查揆等都是著名文人学者,近现代著名人士查人伟、查猛济、查济民、查良钊、查良鉴、查良铮( 著名爱国诗人穆旦) 等均为其族人。
    金庸祖父查文清,字沧珊,是查家最后一位进士,是金庸最敬佩的人,也是对他年轻时影响最深的人。查文清在江苏丹阳任知县时,因为发生著名的“丹阳教案”被革职。
    清光绪十七年(1 8 9 1 年)四月二十五日,江苏丹阳县百姓发现教会墓地埋葬儿童尸首7 0 余具,育婴堂内亦无一活婴,遂产生公愤,群起将教堂焚毁。官府速派兵镇压。无锡、金匮、阳湖、江阴、如皋等县,亦纷纷掀起反洋教斗争。两江总督刘坤一将六个知县一并惩处,又将2 1 人逮捕判刑,赔款1 2 万元结案。
    邓之诚的《中华二千年史》曾引用了光绪《东华录》有关这一事件的记载,对此金庸引以为荣。他在小说《连城诀》的后记中说:“我祖父查文清公反对外国帝国主义者的无理压迫,不肯为了自己的官位利禄而杀害百姓,他伟大的人格令我们故乡、整个家族都引以为荣。”
    1924年金庸出生于海宁袁花镇。出身于书香门第的金庸从小手不释卷、博览群书。1 9 4 4 年,考入重庆国立政治大学外文系,后转入苏州东吴大学(今苏州大学)学习国际法。抗战胜利后,回杭州,进《东南日报》做记者。1 9 4 8 年,在数千人参加的考试中脱颖而出,进入《大公报》,做编辑和收听英语国际电讯广播当翻译。不久《大公报》香港版复刊,金庸南下到了香港。
    1950年,《大公报》所属《新晚报》创刊,金庸调任副刊编辑,主持《下午茶座》栏目,也做翻译、记者工作,与梁羽生(原名陈文统)一个办公桌,写过不少文艺小品和影评(笔名姚馥兰和林欢)。姚馥兰的意思是英文的Y o u r  f r i e n d . (你的朋友)。
    1955年,不懂武术的查良镛以“金庸”为笔名,初试身手,开写《书剑恩仇录》。在《大公报》与梁羽生、陈凡(百剑堂主)开设《三剑楼随笔》,成为专栏作家。
    《书剑恩仇录》是金庸武侠小说的开山之作,以“乾隆身世之谜”为贯穿,故事情节荡气回肠。2 0 年后,他在三联书店《金庸作品集》后记中写道:“我是浙江海宁人。乾隆皇帝的传说,从小就在故乡听到了的。小时候做童子军,曾在乾隆皇帝所造的石塘边露营,半夜里瞧着滚滚怒潮汹涌而来。因此第一部小说就写了我印象最深刻的故事,那是很自然的。”他说,《书剑恩仇录》是“逼”出来的作品。在台北的一次演讲中,他曾表示写小说“是为了报纸销路”,写得“相当辛苦、相当痛苦的,尤其连载每天都要写一段不能停的,如果要到国外旅行,不是先写好几段留下来,就是带到国外,晚上不睡觉拼命写,一大早快信寄回来,心理压力很大”。
    《书剑恩仇录》一炮打响。奠定金庸新派武侠小说之地位,此后的1 5年里,金庸连续写了1 5 部想象奇特、情节曲折的武侠小说,风靡海内外。取其中1 4 部作品名称的字首,概括为“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外加一部《越女剑》。
    正当创作的高峰期,1 9 7 2 年,“金大侠”却出人意料地宣布“封笔”,退出侠坛。之后对其以往的武侠作品开始了修订工作。
    金庸的武侠小说经历三个版本:旧版、新版和新修版。1 9 5 5 年至1 9 7 2年的稿件称为旧版,主要刊在报刊上,也有不少没有版权的单行本,现在恐已散佚。1 9 7 0 年起, 金庸着手修订所有作品, 至1 9 8 0 年全部修订完毕,是为新版,冠以《金庸作品集》之名。到了1 9 9 9 年,金庸重新开始修订工作,正名为新修版(或世纪新修版),至今所有新修版本均已完成,并结集出版。每一次修订,情节都有所改动。新修版的故事细节和结局也略有改变,引来不少反响。
    回首金庸的1 5 部武侠小说,其中几部经典力作,令人津津乐道。
    《书剑恩仇录》为锋芒之作;《射雕英雄传》、《神雕侠侣》与《倚天屠龙记》并称“射雕三部曲”,有前后联系但不是系列,思想各异(分别是儒侠、道侠、佛侠),是“侠之大者”的诠释之作;《雪山飞狐》、《飞狐外传》是金庸现实主义最强的小说;《天龙八部》是金庸哲学与人性等的巅峰之作,试图实现“人、谐、侠”的统一性巨著;《鹿鼎记》是封笔之作,也是金庸的巅峰之作,代表了金庸小说艺术的最高成就。
    金庸作品除了以小说流传,更有改编成电视连续剧、电影、广播剧、舞台剧、漫画、动画、电脑游戏等,深入全球华人社会的民心。第一部搬上银幕的作品是《射雕英雄传》,香港峨眉电影公司于1 9 5 8 年将其拍成共2 集的粤语电影。
    金庸的小说尤其是长篇小说几乎每隔十年就会掀起一股热潮,最早是从香港开始,接着延烧到台湾,之后在中国大陆造成一股“金庸热”,近年来金庸的小说也被翻译成日文,可以说金庸热潮延烧整个华语圈,而目前的热潮更风靡到东北亚。
    1 9 5 9 年,金庸与中学同学沈宝新合资创办《明报》,任主编兼社长历3 5 年,其间又创办《明报月刊》、《明报周刊》、新加坡《新明日报》及马来西亚《新明日报》等。金庸任董事长期间,《明报》成为香港最有影响力的报纸之一,有人把它比作香港的“泰晤士报”。其对中国时局的预测和分析,是其他报纸不能比拟的。《明报月刊》则是华人世界最文人化的刊物,其对大中华关怀,深受全世界华人好评。
    1 9 8 1 年, 英国政府褒扬其对新闻事业及小说写作的贡献, 授于金庸O . B . E 勋衔。1 9 8 1 年后,金庸数次回到内地,先后受到邓小平、江泽民等领导人的接见。1985 年,金庸任香港基本法起草委员会委员。
    金庸一支笔写武侠,一支笔纵论时局,享誉香江。有名家说他,“少年游侠,中年游艺,老年游仙”。说他,“为文可以风行一世,为商可以富比陶朱,为政可以参国论要”。金庸的人生传奇,可谓多姿多彩之至。
 
金学研究
    武侠小说向来被归为“通俗文学”范畴,与“纯文学”在艺术性上似乎难以相提并论。不过,若问当今华文作家中谁拥有的读者最多,人们会毫不犹豫地回答:“金庸!”无论如何,这本身就值得思索和研究。 
1 9 9 4 年,北师大部分教师想起为中国现代作家排座次,金庸赫然位列第四。
    与“金庸武侠热”同时热起来的是“金学热”。由于金庸小说深受欢迎,各路人士纷纷提笔撰文,于是就有了“金学”一词。不过金庸本身对这名称有点抗拒,认为有高攀专研红楼梦的“红学”之嫌。现在大多统称“金庸小说研究”。
    金庸小说是与历史结合的武侠小说,也是一部武侠小说的当代传奇。众多著名作家、学者各抒己见,各逞才情。著名的有:严家炎《金庸小说论稿》,陈墨《陈墨评金庸》系列,陈平原《超越雅俗—金庸的成功及武侠小说的出路》,冯其庸《读金庸》,朱宁嘉《金庸武侠小说对文化传承的创意》,孔庆东《笑书神侠》、《醉眼看金庸》、《金庸侠语》,倪匡《我看金庸小说》、《再看金庸小说》、《三看金庸小说》、《四看金庸小说》、《五看金庸小说》,还有众名家合著的《诸子百家看金庸》,等等。
    网上有关金庸的评论被称为“网络金学研究”。据新语丝网站站长方舟子先生考证,早在1 9 9 3 年中文网络新闻组a l t . c h i n e s e . t e x t ( A C T )在美国诞生之日,对金庸作品的评论就开始了,而且一直是互联网上历久不衰的一个话题,并逐步发展成为“网络金学研究”。如果从1 9 9 3 年算起,“网络金学研究”至今已经有了1 6 年的历史。虽然只有短短的1 6 年,但这在仅有1 6 年历史的中文网络文学中,无疑是历史悠久的。 目前声名卓著、实力最强的金庸网站,当推台湾“金庸茶馆”和大陆“金庸江湖”,这两大网站代表着目前“网络金学研究”之最高水准。
 
综合各家观点:
    金庸博学多才。就武侠小说方面,金庸阅历丰富,知识渊博,文思敏捷,眼光独到。他继承古典武侠小说之精华,开创了形式独特、情节曲折、描写细腻且深具人性和豪情侠义的新派武侠小说先河。凡历史均有篡改,对政治、古代哲学、宗教、文学、艺术、电影等都有研究,作品中琴棋书画、诗词典章、天文历算、阴阳五行、奇门遁甲、儒道佛学均有涉猎。被誉为“综艺侠情派”。
    金庸侠义英雄的民族大义,是秉承了汉魏以来“捐躯赴国难,视死忽如归”的精神的。一部中国历史,其实就是汉民族和周边民族互相争斗、交融的历史。民族间的矛盾来源于国家利益的追求,也源于不同的信仰和教化。在中国传统伦理中,民族气节从来都是放在首位的。在国家敌对中,政府的软弱格外刺激民间的信心,而作为民间力量的精英—侠便理所当然地承担了民众和志士仁人的理想。 侠的民族大义表现在为国御敌,这本是军人的本分,但“天下兴亡,匹夫有责”,作为一个“布衣之侠”,更是责无旁贷。“为国为民”,这才是侠之大者,这才是侠的最高境界。天下为怀,苍生为念,这才是侠的最高理想,这也是金庸的侠意识,更是金庸对中国传统侠意识的突破与贡献。
    在《射雕英雄传》的结尾,成吉思汗与郭靖有一段对话。成吉思汗说:“我所建大国,历代莫可与比。…… 你说古今英雄,有谁及得上我?”郭靖答道:“大汗武功之盛,古来无人能及。只是大汗一人威风赫赫,天下却不知积了多少白骨,流了多少孤儿寡妇泪。” 郭靖又道:“自古英雄而为当世景仰,后人追慕,必是为民造福,爱护百姓之人。”
在《天龙八部》的最后,段誉和虚竹擒到辽帝耶律洪基,萧峰求辽帝一诺:终生不许一兵一卒越过宋辽边境。 在得到保证后,萧峰随即折箭自杀以谢罪。要知道,萧峰是辽人,又是南院大王皇帝结义兄弟,宋辽开战,萧峰所念念于心的,则是苍生百姓的安危幸福,并以一己之死,换来了宋辽两国的平安和睦,百姓的安居乐业。辽国百姓免去征战之苦,萧峰是为了民族的利益;天下苍生得以安然无扰,萧峰也是为民造福。这正体现了一个大侠的最高境界。
    金庸笔下的侠义英雄,从寻常的江湖豪客,到行侠仗义、济人困厄的一般侠士,到为国为民、天下为怀的大侠,层次是何等的分明!
    梁羽生、金庸一直被并称为新派武侠小说的重要代表,但是,两人境遇并不相同,金庸的名声和认知度远在梁羽生之上。封笔之后的金庸,仍成为媒体的焦点,其作品也反复被搬上荧屏,而梁羽生则在澳大利亚隐居。在同行中,梁羽生一直对金庸评价很高。1 9 9 4 年,梁羽生就曾在悉尼作家节武侠小说研讨会上谦虚地表示:“我顶多只能算是个开风气的人,真正对武侠小说有很大贡献的,是金庸先生…… 他是中国武侠小说作者中,最善于吸收西方文化,包括写作技巧在内,把中国武侠小说推到一个新高度的作家。有人将他比作法国的大仲马,他是可以当之无愧的。”
    金庸成为了海宁“名人文化”的“金名片”,政府投资重修了“金庸旧居”,并于1 9 9 6 年,成立了海宁“金庸学术研究会”。次年,学会便发起举办了“金庸学术研讨会”,至今已成功举办过六届。研究会会长王敬三说,海宁“金庸学术研讨会”的影响力,已从省内延伸到国内,现已成为了具有国际影响力的“金学研究”基地。
    对海宁来说,“金庸书院”不仅是一处旅游景点,更是一个研究和宣扬金庸武侠文化的场所。而在海宁人看来,这样做的理由非常简单:让名人文化走进百姓生活,让名人文化润泽百姓人生。
  2012/8/2 13:17:36 作者:杨秀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