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古城风情>>盐官传奇
《话说盐官》连载029:市井风情——江南民俗风情馆
    

    “ 宰相府第” 风情街的第一个景点是“ 江南民俗风情馆”。这座宅子原是嘉善县孙县令的家宅, 保存得较为完好。现馆内着重展现江南水乡农耕文化与蚕桑习俗, 还有天下一绝的“海宁皮影戏”的历史传承与制作工艺。

提起江南,首先冒出来的就是白居易的那首《忆江南》:

江南好,风景旧曾谙;日出江花红胜

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能不忆江南?

清旷灵秀的江南素有“鱼米之乡,丝绸之府”的美誉,农业经济的高度发达,为这里的稻作文化与蚕桑文化的积淀创造了先天的条件。蚕桑丝织是中华民族认同的文化标识,五千年来,它对中国历史作出了重大贡献,并通过“丝绸之路”对人类文明产生了深远影响。2009 年 “中国蚕桑丝织技艺” 入选《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

中国古代诗歌经典中有非常多对养蚕种桑的描画。

汉·乐府·《陌上桑》

日出东南隅,照我秦氏楼。秦氏有好女,自名为罗敷。

罗敷善蚕桑,采桑城南隅。青丝为笼系,桂枝为笼钩。

头上倭堕髻,耳中明月珠。缃绮为下裙,紫绮为上襦。

如此柔美桑蚕女,代表的是古人对蚕桑业的一份美好祝福。

蚕桑风俗

历史上,蚕桑业是盐官地区的支柱产业,早在汉代这一带就已经开始栽培桑树,养蚕育茧了。《三国志》中记载着汉献帝建安八年(2 0 3 年)此地“劝督农桑”一事,即为明证。

唐代的海宁蚕丝行业已经有相当的规模,并且海宁丝也被列为贡品之一上呈。待到宋室南迁,一大批北方人随之南渡,将北方先进的蚕桑经验也带到了江南,更是促进了海宁蚕桑业的发展。到了明朝,这一产业已经成为当地农家的主要副业。

由于蚕桑的发达,涉及桑苗、桑叶、丝绸产品的商业活动以及缫丝、织绸等相关的手工业生产也随之兴隆。康熙皇帝在康熙三十五年( 1 6 9 6 年)所作的《桑赋》序中有道:“朕巡省浙西,桑林被野,天下丝缕之供,皆在东南,而蚕桑之盛,惟此一区。”说明,包括海宁在内的浙西地区(嘉湖地区)当时的蚕桑生产是全国之冠。

民国十八年(1 9 2 9 年),此地的蚕桑生产达到了历史最高峰,据当时实业部出版的《实业志》统计:在我国蚕桑全盛时期,即民国十四年至十八年,海宁一地耕地总面积为6 8 万亩,桑园面积为3 5 万亩,占了5 1 . 4%;桑叶亩产3 5 0斤,总产桑叶1 2 2 . 5 万担,养蚕户有7 4 9 1 6 户,占总农户的8 9 % 。春蚕张产1 5 . 9斤,秋蚕张产1 1 . 6 7 斤,总产量为1 1 万担。这组数据就是搁在当今,也是了不起的成绩。《嘉兴府志》有载:“海宁向属杭州府,亦产丝绸重地,织纴之丝,海宁为上,溧阳次之,各乡丝又次之。”足以见得海宁蚕丝的市场地位。

兴旺发达的蚕桑业不仅富裕了当地的经济,更衍生出了丰富多彩的蚕桑习俗与传奇故事。

蚕桑风俗,大多与祭祀“蚕神”有关。“蚕神”在古代有蚕女、马头娘、马明王、马明菩萨、蚕花娘娘、蚕丝仙姑、蚕皇老太等多种称呼,是中国古代传说中的司蚕桑之神。

在江南地区,“蚕神”有着重要的地位,蚕农为了向“蚕神”表示敬仰,并表达对来年丰收的祈望,每年的春季对“蚕神”进行祭祀,并衍生出许多风俗。

接蚕花

一种古老赕神仪式,于春季在农户家中举行。其仪式皆由“赞神歌手”(俗称“烧纸歌手”,有的学者谓应称为“骚子歌手”)主持。在整个仪式中有一道“接蚕花”节目,由歌手将事先准备好的一杆秤、一块红手帕、一张蚕花马幛(蚕神祃)和插在黄纸上的两朵红白纸花(枝上有柏树叶)交给该家的女主人,同时诵唱“蚕花歌”。歌词云:“称心如意,万年余粮;蚕花马、蚕花纸,头蚕势、二年势,好得势;采取好茧子,踏得好细丝,卖得好银子,造介几埭新房子”等等。女主人恭敬地将各物收藏,称“接蚕花”。待收茧缫丝,举行“谢蚕花”祭祀之后,将蚕花纸、蚕花马幛祭祀焚化。

蚕花水会

旧时江南市境也有不少地方在水上举行“ 蚕花水会”。
     
以祭祀“蚕神”为主要内容,称为“蚕花盛会”。迎会从清明日开始,当天早上,由主持的村坊将“马鸣王神像”由庙中移至船上,各村参加迎会的船只齐集进行朝拜。每村都在船上表演拿手节目:龙灯船,赛灯;台阁船,由少年儿童彩扮表演;标竿船,由表演者爬上竖在船上十多米高的粗毛竹上演惊险动作;打拳船,在船上表演拳术;拜香船,由儿童捧“香凳”边跳边唱“拜香调”。在附近更开阔的河面上还进行“摇快船”比赛。赛会常举行三至七天,游人如织,船满河面,沿河数里设满茶棚、酒肆、货摊,鼓乐喧天,热闹非凡。古老的祭神仪式逐渐演化为群众性的文娱和经济交流活动。

踏白船

“踏白船”古代主要为祭祀“蚕神”,当地传说农历三月十六日为“蚕花娘娘”生日,故“踏白船”于是日举行。

“清明节”赛船习俗遍及各县市,嘉兴称“踏白船”,海盐称“出跳船”,平湖称“摇快船”,均为划船比赛。海宁赛船,选手兼在船上作武术表演。

乡村划船能手组成赛船队(每船1 0 1 6 人),按“金木水火土”五行,插红黄蓝白黑五色旗,赛手亦着同色服装列船河中。一声开赛,多船齐发,飞速向前,以速度最快者为优胜。“踏白船”活动历数世纪不衰,演变为生产活动和体育活动。养蚕时桑叶常需由远地购回,运输刻不容缓,举行划船比赛有训练划船技术和提高船行速度之意。在“清明节”前举行,是作为一种养蚕准备来检查,兼有文体活动意义。有人认为,“踏白船”也是一种军事训练。宋代“踏白”为水军番号,岳飞曾统该军;明末吴日生在长白荡举兵抗清,用“踏白船”训练义军。其渊源恐均由祀“蚕神”衍变扩大而来。

请蚕花

当蚕蚁孵出后,蚕农备香烛供奉“蚕神”像(神祃),蚕娘头插红绿纸的彩花,将剪碎的灯芯和野蔷薇花细末撒蚕种纸上,再把蚕种纸挽在秤杆上,用鹅毛将蚕蚁和灯芯、野花末一

起掸往蚕匾中。采用秤杆、灯芯等物收蚁,有“称心如意”之意,寓意吉祥。

做茧圆 吃蚕花包子

蚕事伊始或蚕罢,蚕农多用米粉做有馅或无馅团子和小圆子,称其为“茧圆”,作为祭“蚕神”的供品,近代则逐渐成为一种食品,也常用于馈赠亲友。有些农户“清明节”还做生粉团子,形似茧子,馈赠亲邻,喻“越生越多”。海宁也是在“清明节”做“茧圆”,有青白两种,青者代表桑叶,白者代表茧子,称为“吃青还白”(食桑吐丝)。新中国成立后,做“茧圆”习俗渐变,农户售茧那天,常于集镇上买回甜、肉包子,回家分食,称吃“蚕花包子”,渐成习俗。

谢蚕花

蚕茧丰收后,蚕农以酒食祭谢“蚕神”,祭毕全家聚餐,享用祭祀用的鱼肉,称为“吃蚕花饭”。有的地方在“ 端午节” 谢蚕花,姑娘们在水边做“豁蚕花水”游戏。

海宁、桐乡、海盐等地很多村庄, 在每年“清明节”前后或收茧后,必演“蚕花戏”

祭神。多由全村集资雇请“羊皮戏”艺人来村演皮影戏,老幼聚集观看。演完整本“羊皮戏”后必加演一段《马鸣王菩萨》,皮影戏纸幕上出现一个女子骑在马上奔驰,艺人则伴唱《马鸣王菩萨》,这首民歌包含古老的蚕桑神话和传说。演毕,蚕农向艺人讨取做纸幕的绵纸称“蚕花纸”,用以糊蚕匾,谓可致丰收。演戏点灯的灯芯,艺人分赠蚕农,称“蚕花灯芯”,谓置于蚕室,可保蚕事顺利。

祛蚕崇

“祛蚕崇”活动贯穿于养蚕的全过程。第一,蚕室要打扫干净,用手蘸石灰水在窗户上打几个指头向外的白手印,用石灰水在门前画一张弓,弓背向外,搭上三支向外待发的箭,这样“蚕崇”就不敢从门窗进入。第二,蚕室内挂一张空蚕匾,匾中斜贴一张正方形的红纸,从田里拔一棵带根的蚕豆苗和一把麦苗以红纸包束,再以麻绳系一把无柄的镰刀,将此三物一起挂在蚕室内。蚕上山后,将此三物放在山棚上,用以辟邪驱崇。第三,民间认为陈年老黄历和古

书残卷有辟邪驱崇的功效,用旧黄历、旧书糊蚕匾,能保护幼蚕安全生长。第四,有的人家前一年养蚕有些不利,今年求丰收,男主人便要在黎明前赤身裸体偷偷杀一只小羊,把羊血洒在蚕室里四周墙脚。第五,蚕农认为桃枝祛崇威力最大,于是在整个蚕事活动中,都用它辟邪祛崇。第六,俗说“蚕为忧虫”,容易遭灾患病,一旦瘟疫蔓延,蚕花很快全部死亡,给养蚕人带来无限忧患。传说中致蚕生病的魔怪蚕崇叫“青娘”,它躲在螺蛳壳内。每年“清明”家家吃螺蛳,要用针挑,俗叫“挑青”,把吃剩的空壳放在屋面上,使“蚕崇”无处躲藏。

蚕猫

每年蚕月之前,将蚕室打扫干净,堵好鼠洞后的第一件事是“请蚕猫”。蚕户喜欢到庙会上去请“蚕猫”,认为庙会上的“蚕猫”受神感应,更灵验,不仅能逼鼠,还能辟许多恶气。泥塑彩绘的“蚕猫”放在墙角僻静处;纸印的五色蚕猫除贴在墙上,还糊在蚕匾底下。

盐官“ 九里桑园” 闻名遐迩, 这里是江南著名的养蚕基地,桑园茂密,一片生机盎然。而让“九里桑园”声名远播的,还得归功于越剧著名曲目—《何文秀》。

越剧《何文秀》

《何文秀》是越剧的传统戏。故事源于明代传奇《何文秀玉钗记》,2 0 世纪4 0 年代由陶贤改编为越剧。在江浙沪一带流传甚广。原来有上下两本,分两晚演完。上本描写何文秀本是官家子弟,父亲做大官,自己是秀才。后来受奸臣严嵩之害,全家遭殃,只有何文秀逃出来,靠“唱道情”维持生计。那天王兰英的父亲做寿,叫何文秀来家“唱道情”,王兰英见何文秀身世可怜,又有才有貌,便叫丫鬟领他到花园相见。当时出于同情和爱慕,赠银给他读书赴考。谁知被王父撞见,认为女儿与“唱道情”的穷小子私订终身,辱没了门风,于是把何文秀与王兰英装在麻袋里沉入水中处死。王母疼爱女儿,暗地命总管捞起麻袋,救出二人,命他们成婚之后逃往外乡。

小夫妻逃到海宁。当地恶霸张堂,依仗干爹严嵩权势,横行不法,鱼肉乡民,无恶不作。王兰英美貌令张堂垂涎。为霸占王兰英,张堂设下圈套,诱使何文秀堕入彀中。张堂在调戏王兰英并逼奸不成之后,恼羞成怒,制造冤狱陷害何文秀。海宁知县贪赃枉法,官官相护,将何文秀屈打成招,张堂又买通解差,欲加暗害。幸解差王德仗义,私放何文秀逃走。张堂既害何文秀,又追抢王兰英,兰英逃至杨家茶馆,被杨妈妈所救,遂随同杨妈妈一家避居“九里桑园”。这是上本的故事。

下本就是著名的“桑园访妻”、“哭牌算命”、“除奸团圆”。

三年后,何文秀改名王察,官为巡按,微服察访民情,在海宁访得了张堂无数罪迹,也打听到妻子的住处,正逢妻子为他做三周年祭,他因张堂未除,怕走漏风声,没有马上和妻子相认,却假装算命,替妻子写了状子,并安排兰英至巡按衙门伸冤告状。巡按上堂,张堂气焰嚣张,在大量确凿的证据面前,不仅不认罪,反而对何文秀进行恫吓威胁。何文秀为了正法纪、雪民愤,不顾“丢官削职难保命”的重压,断然将张堂处斩。夫妻最终得以团圆。

这出戏从剧情来看,没有脱出“公子落难后花园,金榜得中大团圆”的老套子。不过它到底还是涉及了善与恶的斗争。其中的“桑园访妻”、“哭牌算命”确有特色,算是“骨子老戏”,经常演出,观众很喜欢,非常熟悉这两场戏的情节和主要的唱词唱腔。剧中的主要场景,都是盐官城附近的,诸如“三里桃花渡”、“六里杏花村”、“七里凉亭”、“九里桑园”等。

《何文秀》出自明代,由此也可看出,在明代时,盐官的蚕桑业已经是相当发达,当地的蚕桑风俗也已深入人心,成为最平常不过的生活场景。

海宁皮影

盐官有许多传统民俗,其中一宝便是皮影戏。海宁皮影戏是江南皮影戏的典型代表,自南宋时传入,至今已有上千年的历史。

在盐官老街的皮影戏馆里,难得遇见7 4 岁的皮影戏老艺人徐二男,他可是远近闻名的“皮影牵手”(皮影戏操作者),更是三代皮影戏世家,功夫了得。据盐官的同志说,因为年纪大了,老人平时不太亲自出山,都是他的徒弟在表演,最近处于对非物质文化遗产抢救性发掘保护的需要,老人要将“满腹”的皮影经典唱出来,作为影像资料保存。

那天他唱的是“乾隆被掉包”的那出戏,老人自演自唱,因为唱词为地方方言,许多外地游客听不懂,但伴着那抑扬顿挫的唱腔和激越的鼓乐声,通过那方小小屏幕表达出的故事情节,却是栩栩如生,引人入胜。

幕布后面,一面是老师傅用几根细细的竹棍,舞弄得那些小小的皮影儿蹦蹦跳跳, 活灵活现地演绎着世态万象;另一面是旁边的助手,依剧中情节忙而不乱地递送着该出场的人物,加上边上伴奏的,就这么一套人马足可以戏说天下了。真乃“两根竹棍表尽喜怒哀乐,一双巧手调动千军万马”, 不由得你不为这中华民间文化之瑰宝油然而生出敬意。

随徐二男来到他盐官的家,那是一处老房子,虽然儿子已经建起的新楼房与之相连,但老人就是不肯从他的旧屋里移出,他说:“习惯了,不能动的,一动就乱了。”他所说的乱了,不仅是他那些宝贝皮影道具,还有老人的一种心绪的延续,那是祖先一脉相传的信仰,他需要始终坚守。

他打开了那口巨大的老旧木箱,那些用薄薄的牛皮、羊皮绘制而成的“生、旦、净、末、丑”整齐地排列着,不同的扮相足有好几百种,老人随手指着:“这是夫人旦,这是小姐旦,这是丫头旦,这是小丫头旦,这是小丑丫头旦⋯⋯”仔细看来,从着装到头饰确有差异,单说那历朝历代的皇上的造型,只要你能说出哪个皇帝,老人立马就能挑出身子和头组合在一起。

随着老人的讲述,你会进入一种空间,一种由历史、戏剧、美术、工艺、民俗共同融合而构成的文化殿堂。

小小的皮影人浓缩的竟然是中华五千年。此时,虽然还是云里雾里,但有一点感悟是十分强烈的:“越是民族的,就越是世界的。”

暂且不说演功、唱功与制作绘画的功夫,单就这几百种的小影人造型,弄通了也得花上几年工夫。非物质文化遗产,弥足珍贵。

老人的心绪中还存着一份忧伤,儿孙们没有接过他的这份祖传的家当,“听戏的人少了,会唱的也少了!”⋯⋯

2 0 0 6 年,海宁皮影戏入选首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徐二男成为了传承代表。

海宁皮影被誉为江南戏曲的“活化石”,追溯皮影戏的起源可上溯至西汉早期。

早期的皮影主要活跃在北方陕西、山西、河南、河北一带,多被用来讲史传经。到了唐代,皮影的制作日益精细,至宋时,始成百戏中的正剧,除了流传于酒肆茶坊外,还被作为皇家庆典的项目之一。

后随宋室南迁,传入江南,并融入诸多的江南元素,形成了独具特色的江南皮影,而江南皮影又以浙江为代表,浙江皮影又以海宁皮影为最佳表现。北方皮影传入海宁,即与当地的“海塘盐工曲”和“海宁小调”相融合。并吸收了“戈阳腔”等古典声腔,改北曲为南腔,形成以“戈阳腔”和“海盐腔”两大声腔为基调的古风音乐,曲调高亢、激昂、婉转、优雅,配以笛子、唢呐,二胡等江南丝竹,节奏明快悠扬,极富水乡韵味,同时将唱词和道白改成海宁方言,成为民间婚嫁、寿庆、祈神等场合的常演节目。因为海宁蚕桑业发达,故民间有祈求“蚕神”的风俗,皮影戏也因常演“蚕花戏”被称作“蚕花班”。

艺人们又把皮影影人北方镂空雕刻的传统制作方法,逐步改为南方彩绘制作方法;把原先用纸张制作影人的方法逐渐演变为用羊皮来制作。所以海宁民间也有将皮影戏叫做“羊皮戏”。海宁皮影的人像用羊皮或牛皮为材料,通过绘图、剪形、勾线、上色、缝制插签等工序制成,主要特点是:“少雕镂、重彩绘、单线平涂”,脸形圆活、单眼侧面、少夸张、近实像、富“人情”味;整体以单手、并足(侧身)为主,颇具民族民间特色。

在近千年的漫长岁月中, 那些少有文化的艺人, 无论皮影的制作、影戏的演出还是唱腔的设计都是口耳相传, 师傅教、徒弟学, 且既不创新, 也不走样。而恰恰是这种口耳相传的传承方式, 才使得这一古老的有着南宋风格的历史遗音得以保存下来。 由此说来,海宁皮影戏延续下来的是南宋时的遗风,难怪有中国戏剧“活化石”之担当。

从宋代一路走来, 到清末时海宁皮影戏在江、浙、沪一带已相当有名。最盛时, 民间的皮影戏班子有五六十个, 艺人多达五六百人, 出众者甚至还进宫专门为皇帝献过艺。

据《海宁地方志》记载: 海宁陈阁老, 就在自己家中专门养了个皮影戏班,闲暇时家人就聚在一起观看皮影戏。在民间, 一些大户人家在不同的庆典里也会请皮影戏班去演出。孩子满月摆酒时请演“满月戏”, 孩子周岁了请演“周岁戏”,新人结婚前请演“暖床戏”,给老人做寿要演“福寿戏”。对于平民百姓来说,为祈求蚕桑获得丰收,请演“桑花戏”的最多,其他还有求神拜神要演“还愿戏”,造房上梁要演“上梁戏”,就连乡里发现偷盗查获后还要演“禁格戏”,一些茶楼、酒馆更是长年都有皮影戏的演出。

 

可以见得,旧时皮影戏已经深入百姓生活的方方面面,成为当地群众喜闻乐见的一种文化形式,并伴着他们的生活轨迹,重复演绎了上千年。

清末民初是皮影戏的鼎盛期,后渐现衰微,但至2 0 世纪3 0 年代,海宁境内尚有戏班2 0 多个,剧目3 0 0 余个,演员1 2 0 多人。抗战爆发后,皮影艺术的生存环境受到严重破坏。5 0 年代初,浙江省为赴京参加全国汇演,唯海宁尚存技艺精湛的皮影老艺人1 0 余名,于是抢救性地成立了以这些老艺人为班底的浙江皮影剧团。

2 0 世纪五六十年代是海宁皮影戏的辉煌时期,他们先后两次赴京汇演、调演,还承担省外事部门的演出任务,先后为7 0 多个国家的元首、政府首脑和内阁部长等贵宾举行招待演出,受到过党和国家领导人的高度评价。

“文革”开始后, 有着千年历史的皮影戏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 各种皮影戏的行头统统被烧毁, 各种剧团、戏班被解体, 艺人们也全部被遣散, 皮影戏从那时起便不见了踪影。

然而,“野火烧不尽, 春风吹又生”, 到了9 0 年代初, 在老艺人王钱松的动员下, 海宁仅剩的8 个老艺人又重新撑起了皮影戏这杆旗帜。当时在海宁斜桥名气已经很大的著名“剪纸王”王钱松, 拿出了在“文革”时冒险偷偷藏在羊棚墙缝中的皮影, 并把残存的零星皮影道具搜集起来, 整理修补, 不够的自己制作, 终于凑齐了可以演出一个剧目的皮影。这些年来, 王钱松共绘制了皮影及道具1 0 0 0 多件, 可以演出3 0 0 多个皮影戏的传统剧目。王钱松制作的那一箱皮影, 不仅在当地农村和城镇演出, 还演到了杭州、上海、北京, 并一直演到了国外。

在王钱松的提议下, 这些老艺人还恢复了“郎家班”的名号。“郎家班”皮影戏始创于清光绪元年(1 8 7 5 年), 是由当时十里八乡赫赫有名的一位皮影高手郎阿春组建的。最盛时,“郎家班”有数套皮影戏班, 艺人达数十人之多,一只“郎”字灯笼挂遍了江南的大小乡镇。郎自立是“郎家班”的第四代传人,他自小跟随祖父和父亲学艺, 1 3 岁就开始上台舞弄皮影, 1 7 岁便受祖父之托执掌“郎家班”。他率戏班闯杭城、进上海, 不久便成为名扬江南的皮影戏班头,并在2 0 世纪5 0 年代两次带“郎家班”赴京演出, 受到了陈毅副总理等中央领导人的接见。

皮影艺术表演的主要“行当”有操纵皮影角色、“念唱”并行的“牵手”,制作皮影的美工师和演奏各类曲调的乐师,其中尤以“牵手”为关键。

目前老一辈“牵手”年事已高,仅存的几位老艺人均已年逾七旬,登台表演显然已力不从心。他们的代表剧目因受口耳相传的方式限制而后继乏人,制作皮影的美工师,同样需要精湛的技艺,已是年过七旬的李学林老师对此深有感触:自己眼花手颤,迫切需要有人接班,但目前却很难找到综合素质较高的学生。

“申遗”为海宁皮影戏的重生带来了契机。

2 0 0 4 1 0 月,9 名原浙江省皮影戏剧团的演职员,在沈圣标带领下,组建成立了海宁市江南皮影戏艺术团,招收了8 名年轻学员。他们“借船出海”,分别在海宁皮革城、盐官观潮景区风情街和嘉兴市月河风景区设立了三个皮影戏馆,每天为中外游客不定时演出。双休日人气最旺时,锣鼓一响保准围满看客,每场观众可达三四百,不少人还专程从上海、杭州等地慕名而来。据不完全统计,每年观看他们演出的游客有五六十万人次,使海宁皮影戏逐渐呈现新生机。

如今, 皮影戏这个夹带着历史、哲学、世俗、伦理、审美等传统文化信息的古老剧种似乎已经成了明日黄花,各地得以保留下来的皮影戏随着时代的变革也渐渐失去了原有的光辉。然而代表江南皮影戏的“海宁皮影戏”,却依然保留着古老的遗风,在高速发展的当今社会,实属难能可贵。

不妨在闲暇时,到皮影戏馆坐坐,听一出老戏,在古老的原生态音乐中,回归人类曾经的过去,不也是一种很惬意的文化体验吗?

  2012/8/4 10:12:40 作者:杨秀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