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游记
盐官遗梦之安澜园
      几缕云烟江南梦,一泓清水曲桥留。
      清晨里她裹起薄雾,依稀中丝丝清风吹起霓裳,把她从梦中轻轻唤醒。
      遥想当年,丰姿绰约,名冠江南。百余亩水波洞天,引无数文人骚客竞自来,“百亩池塘十亩花,擎天老树绿槎牙,调羹梅也如松古,想见三朝宰相家。”(袁枚)竹堂、月阁、流香亭;环碧、静观、九曲桥……娓娓身姿,动人无限,浮想百年。更有参天古树、唐城名刹(唐代城墙,名刹安国寺)、宋寺元观(宋代延恩寺,元代奉真道院)环绕其间,添彩流韵。
      陈氏归兮,迷雾迭起。乾隆南巡,驻跸四朝。那年春至,君临江南,御赐匾额“安澜园”,希冀海塘波涛永宁,自此陈氏家园名满天下。阅尽美景仍不足,一声惆怅随雁去,君王携图归京来。“安澜十景”圆明园,日夜流连在其中,思绪层层亦难解。一而再,再而三。四归梦里家园——安澜园。漾(原字中下部永改为食)月遗石今安在,不解君王何故误;双清(父母双亲谐音)爱日(源自汉代杨雄《考至》的“孝子爱日”一说)似相识,不竟迷雾重重叠!他日君王驾鹤去,仍留诗作二十四。凡此种种,道不尽,言不明,疑惑万万千。无怪乎今人尚有:乾隆出自盐官陈家否?六下江南四到陈园寻根否?安澜移居京城思乡否?携子赴游为哪般?“一溪春水柔,溪阁向曾修。月镜悬檐角,古芸披穿头,去来三案驻,新旧五言留。六度南巡止,他年梦寐游。”(乾隆到盐官的最后一首诗)字理行间不可名状,依恋之情赫然于案。剪不断,理还乱,迷迷离离,流传几百年。
      当太平天国的一把大火打破清晨的拂晓时,梦在叹息中被无情的惊醒,当假山夷为平地,古木化为乌有时,繁华过后只留下三曲石板和一方荷池,更有太多太多的疑云弥漫在古城的每一个角落里。
雾意慢慢褪去,不经意间,三两只鸭子嘎嘎嘎的飞入了湖面,空气顿觉鲜活起来,灵性在涟漪中荡漾,思想在古城的呼吸里飞舞。这时已有早起的人们走向了河边。
 
 
                                       2007年1月8日夜
注:安澜园位于盐官镇北隅,原名陈园,系陈元龙(阁老)曾祖明代戏曲家陈与效所建,鼎盛时占地百余亩,时称江南四大名园之一,浙西园林之冠。乾隆六下江南四到海宁均驻跸于此,并御赐匾额“安澜园”,且留下诗作24首。他又把安澜园仿建于北京圆明园之中。民间还有乾隆乃陈阁老之子的传说,园中有许多道不清,言不明疑点,更为世人津津乐道几百年,又为该园凭添了很多神秘的色彩。竹堂、月阁、流香亭;环碧、静观、九曲桥……都曾是该园的景观。安澜园毁于太平天国时期,现仅存三曲石板和一方荷池。
  2007/10/30 9:17:37 作者:文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