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美文游记
涨 沙 时 节
      那一天,我穿越时光的轮回,呼吸中依稀残留着,宰相府第风情街上悠悠的明清气息;那一天,我轻抚上国学大师的记忆,感悟间却始终无法参透“昨夜西风凋碧树,独上高楼,望尽天涯路”。心底深处唯有期待着海宁潮来的猛烈些吧!
      恍惚时,我已漫步在钱塘江边。举目远望,那份诧异令人震惊:沧海已成桑田,想象中一线千里的江面不见了,只有大片大片的细沙霸占着潮流的温床。路过的老者惊叹道:钱塘江涨沙了,这么厉害的40多年来可是头一朝呀,真是希奇!那不是没有潮了吗?一睹涌潮雄姿今难成,不竟怆然若失于“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的思绪里。
      突然一羽小鸟拍着翅膀窜向江面。顺着飞翔的轨迹,心绪却由然的平静起来,眼前的景象也顿觉鲜活起来——这不正是褪却外衣的钱江潮吗!瞧,一望无际的沙面上写满了她折折叠叠的影子,一轮一轮伸向远方,时而微露着她如膏的肌肤,时而在薄如蝉丝江水的掩映下,风情万种,宛若邻家妩媚的少妇守望着,她那远行潮郎的归来。温柔的钱塘江此刻是如此宁静,如此多情,如此袒诚,激情澎湃也在这一瞬间被定格。不经意时偶尔还有几只小螃蟹也都小心翼翼,爬上沙面,呼吸一下新鲜空气,又迅速退了回去,生怕弄伤她的肌肤。这时江风不期而至,沙面上有一丝微微的波动,那一泓泓涌潮未曾带走的江水,似乎正孕育起她们下一次的奔跑。
      探头回望时,在这涨沙时节,历史已不再有距离,古老的鱼鳞石塘正裸露着他坚实脊梁,好似一尾巨大的鱼鳞横亘在千年古邑的身旁,守护那份美丽的家园。几百年他们一直手牵着手,肩并着肩,永不分离,哪怕汹涌的潮水一次次猛烈的亲吻着他们的脸,也都未曾动摇过,尽管野草已换了一茬又一茬。顺着鱼鳞石塘深处,我依稀觅到,那零星散落着一块块巨大的条石,已淹没在细沙怀抱里,遗留下沧桑的记忆,默默的为后辈们传递着坚守的执着。
      这时远处江面上传来一阵阵笑声,循声看去,已有人三三两两的走进了钱塘江,或互相追逐,或嬉水玩耍,脚丫子尽情享受着钱塘江柔软的抚摸。沙面上不时泛起点点水泡,为他们展开了一张张明亮的笑脸。凌乱的脚印里已写满了他们的快乐……涨水啦!瞬间人们爬过鱼鳞石塘,目送着浅水漫进他们的每一个脚印。当涨水退却后,钱塘江已在占鳌塔的悦耳的垂铃声里,轻轻的睡去。不知涨沙时节,古城还有多少别样的风情的等着我们去细细品读。
      那一天,我来过了盐官,未曾目睹海宁潮的汹涌;那一天,透过涨沙时节盐官别样的风情,我似乎读懂了“众里寻他千百度,回头蓦见,那人正在,灯火阑珊处”。
 
                                    
2007年2月13日夜
 
注:自06年10月下旬以来,在小潮汛期间钱塘江盐官观潮景区内出现了罕见的大面积涨沙现象, 泥沙几乎涨满大半个江面。据说,这么大规模的涨沙现象最近只在上世纪六十年代时出现过。涨沙时节盐官风景独特、别有风味。据了解,从二00三年开始,钱塘江就一直处于枯水年,梅汛期雨量小,上游来水量少,对江道的冲刷能力降低,加上近期雨水少,因此出现涨沙现象。如果上游的水流量加大,这种现象将会很快消失。
  2007/10/30 9:20:33 作者:文豪